当前位置: 主页 > 六合彩网站 > 内容

热门内容

内地最大网络赌博案告破 月投注额超4000亿(图

时间:2017-09-07 20:28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羊城晚报讯 记者张璐瑶 通讯员林常春 曾祥龙 郑奕煌 广东省党委委员、办公室主任逯峰在4月1日上午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透露,日前,广东成功告破“221”特大网络赌博案,捣毁建国以来最大的网络赌博网络,抓获庄家以上的组织(包括开发平台的技术人员)共1071人。该网络每个月的投注额就超过4000亿元,相当于2014年广州P总额的1/4。

  2014年2月21日,广东省在全省范围内开展打击部督“221”特大网络赌博案的专项行动,同年12月21日省厅专案组联合潮州市局对该案件的顶层运营团队开展统一收网。该案件共抓获犯罪嫌疑人1071名,冻结赌资人民币3.3亿,网站服务器等作案工具一大批。

  根据通报,该案为建国以来国内已侦破的最大网络彩票赌博案件,参与人数、参赌资金均为全国之最。

  逯峰透露,该案捣毁了从赌博平台租用商、建站人员、庄家到赌徒;从系统开发、组织实施到提供网络服务帮助的全部链条。

  近几年,广东因参与网络彩票赌博引发的欠债、追债及公司拖欠员工工资等事件时有发生。2010年以来,广东省机关发现粤东地区有一特大网络赌博团伙针对国内高频彩票时时彩进行外围赌博,参赌人员众多。该团伙开发团队技术成熟,参赌人员被抓获后,赌博网站立即改头换面,继续招徕新的赌民参赌。

  团伙从传统的“足彩”、“六合彩”等外围彩赌博转变为“重庆时时彩”、“广东快乐十分”等高频彩票外围彩赌博。由于高频彩票每天开84期,周期短、期数多,能短时间集聚大量参赌资金。

  机关最终查实,该网络赌博团伙开设赌博平台共199个(其中“时时彩”125个、“六合彩”74个),每月以每个网站7-10万人民币的价格出租给下层公司,并收取月租金约1800万人民币。

  下层“时时彩”赌博公司125个,会员40万、月平均投注笔数约为10亿笔、月总投注额超4000亿人民币,仅2014年12月参赌会员输掉90亿元人民币;下层“六合彩”赌博公司74个,会员15万,月平均投注笔数5千万笔、月总投注额超90亿,2014年12月参赌会员输掉60亿元。

  逯峰在发布会上透露,目前,网络赌博团伙有9成都把服务器架设在境外。该案中,幕后老板在境内,把技术团队放在泰国运营网络赌博平台。

  其中,在网络赌博平台开发方面,汕头人张某荣、陈某标等人为首,将国家福利彩票“广东快乐十分”、“重庆时时彩”、“快车”(以上统称“时时彩”)及“六合彩”开结果作为赌博开依据,地下开发、运维网络赌博平台,作为投注工具和赌资的结算依据,并最终通过平台出租、赌博抽水(回扣、提成)等方式牟利。

  租用赌博平台组织参赌方面,下游庄家租用赌博平台成为“赌博公司”。公司采取“总公司-分公司-股东-总代理-代理-会员”等6个级别的结构,依托熟人关系层层发展下线,层层抽水盈利。各账户根据经济实力设置相应的信用额度,以赌博网站报表为依据,在现实中以现金进行赌资结算。

  记者还了解到,该团伙反侦察意识非常强。该案的幕后老板在境内,租用境外服务器,在泰国设立赌博平台点,组织员工在泰国进行赌博平台。

  逯峰还介绍,该案的是参赌人员也不再用电话联系,而用网络单线联系;资金结算方面,他们也从原来的银行汇款改为现金交易,大笔资金通过地下钱庄流转的方式进行交付。

  2014年6月,专案组召集全省21个地市部署针对下层赌博公司的统一收网工作,共出动警力6000人次,抓获犯罪嫌疑人1056名,刑拘570人,冻结赌资3.1亿,查扣车辆及各类设备一大批。

  2014年8月,专案组将该团队的情报线索移交潮州市侦办,由其对这一盘踞在汕头多年的团伙开展侦查打击工作。

  12月16日,在泰国方面的协助下,广东省、潮州市赴泰国工作组准备收网。12月21日,专案组在泰国、方面的配合下,分别针对汕头、泰国工作点,服务器所在地等重要部位开展统一收网,成功抓获网站运营团队犯罪嫌疑人15人。其中,在汕头抓获张某荣、陈锡某标等核心人员6名,在广州、泰国分别抓获技术人员2名和7名,缴获服务器及电脑40余台,银行卡55张,存折28本,冻结银行资金2000多万元。

  2015年1月26日,专案组在厦门抓获为整个赌博团伙提供服务器托管的网络IDC服务商温某亮。

  逯峰还在发布会上透露,下一步,广东省机关将制订网络赌博案件侦查工作规范,规范网络赌博案件跨地域办理流程,并将建立全国统一的监管网络,探索打击网络赌博的长效监管、查处体系。

  机关,提醒广大市民杜绝赌博,及时收手。欢迎大家积极举报各类赌博线索。

  督办的“116”网络赌博专案2014年3月中旬起在广州开庭审理。设局开赌将近6年、波及全国9省17地市、投注总金额超过4840亿元、近千警力侦破……这几个数字足以说明此案的社会影响力。

  办案人员披露,网络赌博团伙呈现“”式层级型组织结构,如“116”专案网络赌博团伙上下级代理人主要通过网络、电话单线联系、且多数使用化名,有的犯罪嫌疑人雇用他人从事犯罪活动,雇用人员根本不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信息,加大了侦查、取证的难度和成本。

  不易,取证更难。“116”专案检察员吴亚平说,多数赌博网站构建者在程序开发上具有隐蔽性,网络投注数据过期不留存,一次赌博结束后从不存储,主动灭失。“而且网络赌博服务器都在国外,只要机关开始行动,境外马上关闭服务器,侦查机关无法登录原涉案网站,主要只能靠缴获犯罪嫌疑人电脑来提取数据。”

  最为棘手的是“追赃”。为逃避监测打击,网络赌博集团在多家金融机构大量开立银行账户,以现代化交易方式、第三方支付乃至地下钱庄实现赌博资金的收付和转移。结果,所攫取的大量资金被位于“”顶端的“庄家”以多种方法迅速转移到国外,造成办案机关在案件侦破后不能有效追缴涉案资金。(腾讯新闻综合望新闻周刊报道)

  澳门主任:很多官员不敢再来澳门赌博2015.03.10

相关推荐